英特尔:必须执行对中兴“禁售令”

作者:家用电器

4月17日,美国政府发出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的禁令,这是近期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的又一件大事。 根据《纽约时报》披露,中兴用于电信网络基础设施的产品,以及它的智能手机,使用了大量美国零部件,集中在芯片制造商高通的微处理器、康宁的玻璃和杜比公司的声音技术。 就在今年3月份,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布行政命令,以国家安全为由叫停了博通对高通的收购案,此举已经传达出了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美国将会通过打压中国科技的方式来抑制中国的贸易活动,并以防来自中国的竞争对手削减美国在通讯和移动处理器领域的战略优势。 此次对中兴开刀,和上述的目的如出一辙,即便没有中兴,也会有其他来自中国的企业中招。只不过中兴刚好是国企,又极度依赖来自美国的产业链支持,而且恰好还是全球排名很靠前的通讯企业罢了。 此次美国虽然以违反美国规定为由对中兴实行零部件禁令,但若将此事件放在中美贸易摩擦以及政府实施制造强国战略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背景下,则又有另一番解读。 在中美此次贸易摩擦中,海内外媒体普遍认为特朗普是为了要抑制《中国制造2025》,比如美国拟对中国产品加征的关税将集中于先进技术产品,包括自动化机械工具、太空设备、航空、海洋、高科技运输、新能源汽车和设备、农业设备等。 中国工程院制造业研究室主任、战略咨询委委员屈贤明曾展望,到2025年,中国通信设备、轨道交通装备、电力装备三大产业将整体步入世界领先行列,成为世界第一;高档数控机床、机器人、航天装备等大部分领域和优先发展方向步入世界先进行列。 如果上述目标都能够达到的话,那对于美国势必形成竞争,威胁到其在工业界和科技界的地位。 回顾中国近几十年来的发展历程,从美国的角度来看,前几十年因为意识形态的对立,再加上美国一向习惯了全球霸主的地位,很难将这个积弱多年的中国看成对手。当中国因为人口红利慢慢成为世界工厂时,虽然从中国的角度来看获得了一个发展的黄金时期,但因为制造业大多集中在劳动密集型的低端产业,所以很难对美国产生实质性的威胁,就像出口上亿衣服裤子换一架飞机这样极端的案例,在当时的美国看来,再多的低端产业也无法动摇它的地位。 然而当中国的产业开始逐渐转向升级、科技产业迅速发展并提出了建设制造强国的目标后,美国终于开始意识到谁才是它未来真正的竞争对手,这也是当前中美贸易摩擦的根源所在。 如前面所述,“禁令”的目标不仅仅是中兴,它针对的其实是整个中国电子、通讯行业。而且这个“禁令”一旦真的实施起来,其杀伤力是非常巨大的。 我们以中兴为例,在中兴手机中,有25%~30%的零部件来自美国供应商,其中手机芯片、基带芯片、射频芯片、存储芯片、手机玻璃、操作系统、光学元件等这些最核心的零部件都来自美国供应商,且基本很难找到同等替代产品。也就是说一旦“禁令”实施,那么中兴手机短则一个月长则三个月恐将陷入产品难以为继,面临延迟交货的境地。 而且,事情还远不止禁售芯片这么简单。 华为目前也有自主设计研发的芯片海思麒麟,并且出货量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上占据了不小的比例。但是海思麒麟目前也仅仅是实现了中间设计环节的自主,其他在架构和生产这首尾两端依然受制于人:海思麒麟芯片架构采用英国的ARM公版架构,生产由台积电代工。 在芯片这个信息工业时代最耀眼的明珠上,来自美国的“禁令”对中国来说其实也并不完全是坏消息,它起码让中国企业明白了一点,不能再完全依赖国外进口,需要实行“养狼计划”了。 如同中国乒乓球队在全球范围给自己培养对手,来激励国内球员不断进步,中国的高端制造行业也需要在芯片制造领域培养一批狼一样的团队,让美国的垄断巨头感受到压力。 其实在这方面华为就堪称国内企业的标杆,虽然它旗下的海思麒麟芯片仍然在部分地方受制于人,但它投入巨大财力进行芯片的研发设计,其成本远高于购买国外高端芯片的费用。只有当国内企业的芯片达到或接近国外同等产品实力时,才能在同上游供应链的国际合作中拥有更大话语权。 要做到这一点其实是很难的,在拥有更便宜更好的产品时,放弃更高的利润,选择投入巨大的自主研发,这确实要顶住很大的压力。而且对类似芯片这种在国际市场已经形成固定格局的产业来说,新入者还要顶住来自传统巨头的价格战压力,三星内存前段时间疯狂涨价,在国产内存即将投入生产后又大幅降价就是这样的道理。 此外,当前的芯片行业发展对处于追赶中的中国来说也是最好的时期。目前“电脑性能每隔18~24个月翻一倍以上”的摩尔定律正在逐渐失效,芯片升级正处在更难突破的瓶颈期。领跑者已经放慢脚步,这对于追赶者来说无疑是好消息。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集成电路市场,占全球份额一半以上。根据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统计,2017年中国集成电路产业销售额达到5411.3亿元,同比增长24.8%。其中,2017年进口芯片达到历史新高的2601亿美元。高通、博通、美光等巨头有一半以上的市场销售额是在中国实现的。 由于巨大的中国市场,在对中兴发布禁令之后,高通股价下跌1.7%,中兴供应商AcaciaCommunications等美国光学零部件公司的股价跌幅更大。 基于此,美国对中兴的禁令很难再行扩大,但这并非意味着美国对中国的技术压制就止于此,接下来极有可能采取更多的手段:如继续限制对中国技术输出,此前贸易摩擦和对中兴的禁令都是限制产品的出口,这也会使美国本土企业面临极大的收入增长问题,接下来极有可能将出口限制转为更严格的限制技术输出,或者要求中国企业支付更高昂的专利转让费。此外,此前还发生过在资本的催化之下,国内企业到国外抢购技术企业的现象,未来恐怕会面临更高的门槛。 在这种情况之下,中国企业更是不能有任何懈怠,唯有积极投身新技术的研发,才能获得下一阶段发展的通行证。

唯有芯片,在三大应用领域均一定程度的自给率不足。中兴通讯的三大应用领域里,芯片门槛最高的板块是RRU基站,这一领域要想实现国产替代,需要较长时间。

一位展讯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其产品从基带起家,一直没有触碰高通核心专利,所以就长期未能支持CDMA制式,至于与通信相关联的基站芯片更是不去触碰。另一家通用芯片厂商市场工作人员表示,半导体细分太细,选择了自己能力半径覆盖的领域,并不想与其他厂商挤市场。

不过,英特尔中国区通信技术政策和标准总监邹宁告诉记者,5G是对上一代通信技术的飞跃,从人与人沟通,引入人与物的沟通,会有很多创新的空间,未来专利标准将不会像3、4G时代集中在少数厂商手中。这无疑是一个利好消息。

国金证券认为,中美贸易摩擦背后是科技和战略主导权之争,此次中兴事件并非独立事件,美国主要目标是狙击中国在高端制造领域的拓展,不排除其他科技公司后面有受到类似限制的可能。

咨询规划院主任工程师蒋军认为,这次制裁的背后可能也有5G的原因。从全球部署来看,中国在5G上更加高调,欧美国家比较谨慎,运营商都有自己的计划。但如果从对抗角度考虑,可能有这样的原因,中国的超前,势必引起美国的担心。

4月18日,有关本次禁售,作为垄断核心芯片技术的高通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暂时不对此事情作出回应。

以美方制裁一家中国公司的方式——长期暗涌在深水之下的中美“芯片战争”,在水面骤然打响。

17日,中兴通讯紧急宣布A+H股双双停牌,18日晚间,中兴通讯在港交所公告称,因尚需就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激活拒绝令对本公司的影响进行评估,将延期披露2018年一季报,股票继续停牌。

▲2018年1月12日,上海地铁站内的华为手机广告前,上班族步履匆匆。图/视觉中国

这件事有多严重?一种源自业内的共识是:在重要元器件严重依赖进口、无“芯”之痛长期未能得到解决的现实下,美国对中兴的禁售令近乎于“一剑封喉”。

芯谋咨询首席分析师顾文军认为,这次事件是在特殊背景下的个案,目前这个阶段中美两国都在寻找筹码出牌的前夕,会发生任何的可能,而中兴可能被抓住了把柄,达成认罪协议就该遵守。这个事情可能最终会继续通过谈判解决,暂时不会扩大。

“华为、中兴这样的企业虽然参与验证标准制定,话语权会更大,但具体标准到产业化阶段,肯定是要考虑到产品设计、专利、方案等多个方面。芯片作为最上游,从目前了解的情况来看,芯片主要提供商还是高通,如果这个时候被限制,对中国厂商不利。”蒋军说。

或受美方“封杀”中兴这一消息影响,4月18日收盘,国产芯片出现涨停潮。盈方微、文一科技、天邑股份、深科技、紫光国芯、大唐电信、必创科技、北方华创等19只芯片概念股涨停。

芯谋咨询首席分析师顾文军曾撰文表示,看似庞大的中国电子产业实则处于产业链的最下游,即使中兴拥有比较多的专利,主要芯片和元器件却大多来自于美国厂商。

“从开始试用到批量使用起码需要两年以上的时间,主要玩家有TI,ADI,IDT等厂商”从招商电子发布的公告中可以看出,高端芯片基本上被外国厂商垄断,这也正是中国芯片制造业的症结所在。

正因为对外界的高度依赖,因而此次美国对中兴的“锁喉”,让整个中国半导体产业感到了危机。

▲江苏省南京市,ZTE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南京研发中心暨全球云计算中心。图/视觉中国

另从第三方报告来看,这一市场的核心玩家均为高通,且从份额来看高通均保持着市场龙头地位。

数据显示,中兴通讯去年向供应商采购金额超过百亿元。中兴通讯2017年财报显示,中兴向最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为31.69亿元,占本集团年度采购总额5.46%,向前五名最大供应商合计的采购金额为106.12元,占本集团年度采购总额的18.28%。不过,中兴并未披露供应商名字。

在这之后,华为陆续推出了从麒麟910到960多代产品,并在处理器架构中融入了自己的技术创新。虽然是否应当自研架构仍在业界存在争议,但与十年前一款商业化应用的系统芯片都没有,已经是零的突破。

业内的一种分类方法是将芯片分为成熟度、可靠性较高的基站芯片,和一般的消费类芯片。前者是中兴等信息通讯技术服务商所要用到的,而后者主要用在手机等数码类产品上。

澳大利亚政府机构则决定,逐步淘汰中国大陆的华为、中兴两品牌的手机,将不再使用任何华为和中兴产品,而以前采购的,虽然暂时还在使用,但过一段时间将被取消,用其他生产商的产品取代它们。

英特尔:我们必须执行

新京报记者马婧梁辰王全浩实习生赵炜

据相关媒体报道,华为征战美国市场以来,可以说是屡屡碰壁。技术与资产收购遭到否决,(2008年的3com、2010年的3Leaf和2Wire,2011年的摩托罗拉网络部门),2010年收获的60亿美元Sprint运营商订单被迫取消,不久前与运营商AT&T的智能手机销售合同告吹,与零售商百思买的销售合作提前中止。

海关总署数据显示,最近几年集成电路进口额均超过2000亿美元,甚至长期超过石油进口额。2017年,这一数额达到了2601亿美元,进出口贸易逆差达到最高值的1932.6亿美元。

16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将禁止美国企业向中兴通讯销售元器件,时间有可能长达7年。

外界普遍关心,中兴对上游美国企业的依赖程度有多大,如果这一禁令全面实施,将会给中兴带来多大的影响。

▲2017年11月17日,江苏南通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展。大数据,芯片产业。图/视觉中国

“从长期来看,这将促使中国加快前沿技术研发和薄弱环节突破,在通信行业中5G技术和高速光电芯片、通讯芯片等领域,加速占领技术高地和实现国产化替代。”

中兴被“锁喉”后,下一个会是谁?

本文由宝马娱乐在线城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